大牌都爱的拉沃尔杯会伤害大师赛吗,他们应该受到尊重

费德勒出席发布会
  北京时间10月9日消息,作为卫冕冠军,费德勒出席了上海大师赛赛前新闻发布会,瑞士人就比赛中是否应该让球童递毛巾以及拉沃尔杯赛时间安排是否影响亚洲赛季这两个话题发表了看法。
  不久前的深圳赛,西班牙球员沃达斯科因为球童递毛巾速度不够快而对其进行了呵斥。此事引发不小争议,随即有关于球童是否应该给球员递毛巾的讨论,有人提议应该在后场装挂钩之类挂毛巾,让球员自己拿。对此,费德勒表示:“我觉得安排球童的目的就是缩短分与分之间消耗的时间。如果弄个挂钩或其他什么的,感觉每一分结束后都会浪费3秒钟,听起来可能不多,如果是一场5小时的比赛,观众看到的和网球相关的部分就更少了,而比赛其实可以早点结束的。让球童递毛巾,这样球员就不用再走到后场了。”
  有记者提及毛巾浸满了汗水,甚至有球员会拿毛巾擤鼻子,作为四个孩子父亲的费德勒会怎么看待呢?“我也当过两年的球童。我懂,大多数球童都知道自己要承受怎样的压力。问题是现在的球童年龄越来越小了。对12岁以下的球童来说,要理解球员可能不容易。当然了,我们应该尊敬球童,但并不是所有球员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至于擤鼻子,我记得几年前,我们球员被告知不要用毛巾擤鼻子。但当比赛打得很激烈时,你该怎么办,难道说不好意思我要先去擤下鼻子,一分钟后回来吗?不过我已经不那么做了,以前我也不是经常那样的。我觉得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还是很好的,应该保持下去。球童很重要,也是网球比赛的未来,就像曾经的我。那时我离开球场时,是心满意足的。”
  拉沃尔杯被安排在美网之后,因为时间冲突,诸如安德森、蒂亚福这样的球员都因此退出了成都赛。德约科维奇也因为参加拉沃尔杯,处于休整的目的,缺席了中网。当被问到拉沃尔杯对亚洲赛季的影响时,费德勒回答:“这是球员们自己的决定。其实整个赛季都是一样的,你得合理制定计划。我个人在拉沃尔杯的经历是非常愉快的,因为这是一项团队赛。其实,赛季快结束时,有疲惫感是很正常的,我的感觉可能不一样,不过我在赛季中期休息了三个月。当然,我也不喜欢退赛,所以我一直希望能起到表率作用,只与我确定会参加的赛事签约,而且我总是能得到外卡。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球员都有这个资格。但我真的不喜欢退赛,你得为组委会和球迷考虑。”
  

小德:过多比赛会影响参赛决定
  本报讯 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搭档双打出战,这在大满贯或是巡回赛的赛场里根本不会出现。但一项由费德勒牵头举办,以网坛名宿罗德·拉沃尔名字命名的“拉沃尔杯”的赛事把这样的组合化为了现实。而且比赛举办时火爆不已,吸引了全世界网球爱好者的目光。不过这项赛事却让亚洲赛季很受伤,由于举办时间总是在九月末,无形中影响到了亚洲赛季的各项赛事。今年,德约退出了中网,此前他曾六次拿下中网冠军,那片场地曾是他的福地。昨天接受采访时,小德也透露,过多的比赛势必会影响他的参赛决定,而拉沃尔杯的横空出现,无疑要让球员们做出选择。
  费德勒想把比赛带到中国
  “拉沃尔杯”是一项刚刚创立两年的表演赛性质的团体比赛,费德勒是主要发起人,凭借自己在世界网坛的尊崇地位,自然是一呼百应,轻而易举地促成了此项赛事。第二届网球拉沃尔杯日前在美国芝加哥落下帷幕。瑞士天王费德勒通过抢十以6-7、7-6和10-7力克美国大炮伊斯内尔,欧洲队最终以大比分13-8击败世界队,连续第二年获得本项比赛的冠军。在第一年的比赛里,费德勒和纳达尔组成了双打组合,他们作为欧洲队的双打对阵世界队。当时,得知费纳会出现在一片场地时,球迷们沸腾了。“活久见”,这是很多球迷发出的感慨,而在今年,德约科维奇又和费德勒站在了同一半场地里,成了新的双打搭档,可以说,这项赛事,看点十足,球迷们参与的热情是非常高的。
  而在费德勒抵达上海参加大师赛后,他还对上海球迷们用自己的方式“表白”。“上海是我最喜爱的城市之一,我也喜欢这里的球迷。”费德勒表示,自己发起的拉沃尔杯一年会在欧洲举行,第二年就会去到其他地方,在上海举办为什么不行呢?当费德勒说出这番话时,球迷们自然沸腾了。“可能那时我已经退役了,但没关系,我还是可以以队长的身份参加比赛的。”费德勒给球迷们吃了这样一颗定心丸。
  亚洲赛季恐成最大输家
  昨天,出席上海网球大师赛的德约科维奇也谈到了他和费德勒在拉沃尔杯上的经历。他说,自己感觉非常兴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和费德勒站在同一半区,这感觉实在奇妙。他还表示,和费德勒的双打经历,让他们的关系更为紧密,不光是在讨论网球,更是谈到了家庭,很多网球以往的东西。对德约来说,拉沃尔杯更像是球员之间的社交大派对,可以让他们用一种舒适的方式调整自己。
  同样,被问及退出中网的比赛,德约感到遗憾,毕竟北京是他的福地,他在中网的成绩无人能敌,那里的球迷也非常爱他。不过他昨天还是说:“打了太多的比赛,包括拉沃尔杯,虽然过程有趣,但其实打完也很疲惫。我觉得自己需要取舍,去休息和调整,”德约强调,希望明年可以回到中网,自己会尽最大努力。
  今年,纳达尔和穆雷都缺席了上海网球大师赛,穆雷其实只参加了深圳的比赛,然后就宣布退出今年余下的比赛。而深圳赛去年的冠军戈芬则是更好的例子,他结束芝加哥的拉沃尔杯,经过15小时长途飞行抵达深圳,然后第二轮便出局了。
  对于亚洲赛季来说,原本就被夹在四大满贯和年终总决赛之间,大牌球员退赛是常有的事情,但由于拉沃尔杯的出现,明星退赛的概率无疑又大了一些。如何协调赛场,如何让球迷不受大牌退赛之苦,赛事组织者们要考虑的因素实在太多。